艺术消费心态重在引导
分类:收藏拍卖

孙永增200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《文化创意产业》研究生班;200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《当代艺术研究与管理》研究生班;2009年创办白盒子艺术馆并担任馆长。

与前几年当代艺术缺少资金的尴尬处境相比,时下民营资本投资的美术馆、艺术馆、画廊等,正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成都、南京、杭州等地呈遍地开花之势。在北京,民营资本投资的美术馆,正在成为传播当代艺术的一支生力军。在以民营投资建立的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看来,选择投资艺术,就是选择了一个艰苦的行业。同时,对于目前艺术投资人的心态,孙永增表示,将艺术品当做消费品,更能摆正收藏心态。

商报:在798艺术区中,很多艺术机构的形态很好定义,例如画廊和美术馆,但是白盒子艺术馆似乎将多种艺术形态混合在一起,您如何定义白盒子艺术馆?

孙永增:其实,白盒子艺术馆属于美术馆性质,与画廊和其他艺术机构还是有严格区分的。白盒子艺术馆主要是对外传播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观,以及起到对公众进行艺术教育的功能。

商报:在北京,很多美术馆远离798艺术区,认为798艺术区更适合艺术商业的发展,而您却将白盒子艺术馆开设于此,当初您是出于怎样的考虑?

孙永增:我不认为798艺术区只适合艺术商业的发展,将白盒子艺术馆设置于此,恰恰是优势所在。798艺术区作为目前中国当代艺术重地,包括了很多重要的艺术机构,例如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、佩斯北京以及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等,但是这些艺术机构很多都是有外国资本介入,而白盒子艺术馆是中国民营资本的。我们除了推出一些中国优秀艺术家外,还要与国外艺术机构和美术馆进行交流,让国外的一些优秀展览在798艺术区亮相,同时为中国艺术家提供到国外参加展览的机会,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。

商报:白盒子艺术馆属于民营美术馆,目前很多民营资本都在涉足艺术领域,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?

孙永增:我认为,让民营企业家参与到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,是为中国当代艺术注入新的力量,实际上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和使命。我所要做的,就是要将当代艺术所带给社会的朴实性价值进行更广泛地传播。

商报:您认为民营资本投身艺术领域的前景如何?

孙永增:将资金投入到艺术领域中去,其实是选择了一个艰苦的行业。如果用这些资金投资商业,很快便会见到收益,但是投资艺术则需要很长时间,才可能产生预期的经济收益或者预期的无形价值。如果从资本收益上讲,投资当代艺术不是一个理想方式,但是对于我来说,当代艺术给我的生活方式和观念所带来的突破和创新,可以发挥到其他领域中去,这是一种良性的互动。目前,我们试图通过亲身实践,来诠释当代艺术给人们带来的价值。很多人在经营美术馆和艺术机构时,都存在一种模糊的概念,当代文化的建设仍然需要时间进行积累。

商报:对于民营资本投入当代艺术,您认为应该如何规避风险?

孙永增:规避风险首先要做到资金链不断。对于民营资本投入当代艺术来讲,未来的收益可能会通过收藏品和艺术衍生品等方式产生。同时,艺术传播应该更多地倾向于改变人们生活方式上。我认为,学术意义上的艺术,是批评家、策展人等学者在艺术经营层面上的交流,但是像我这样从其他领域转型到艺术领域的人,就会迫切地想将艺术给人们所带来的价值广泛传播出去。

商报:您认为艺术酒店在中国发展是否时机成熟?

孙永增:艺术酒店的价值与艺术馆等艺术机构有相通之处。艺术酒店是一种前卫生活方式的传递平台,我开设艺术酒店的想法正在实施当中,实际上艺术酒店这种酒店形式更多的是一种示范效应,同时也是一种无形的影响。

商报:您如何看待今年的艺术品市场环境?

孙永增:今年的艺术品市场环境并不理想,在与798艺术区的画廊经营者们进行沟通后,我发现他们从2008年至去年的业绩下滑得很厉害。金融风暴给艺术市场带来的影响很大,同时它也给当代艺术从业者一个冷静思考的机会。对于艺术家来说,需要思考今后艺术发展的方向。对于收藏家来说,通过金融风暴也应该冷静下来,更加理性地进行艺术投资,因为艺术品价格不是一路攀升的。对于艺术品收藏,我更倾向于将当代艺术作品看成一种高端消费品,因为单纯的消费不会掺杂投机心理。

编辑:admin

本文由新豪娱乐99159-[新濠天地娱乐手机版]发布于收藏拍卖,转载请注明出处:艺术消费心态重在引导

上一篇:【新豪娱乐99159】太平洋拍卖虎年首拍文物公司旧藏 下一篇:美国华侨热烈欢迎北京保利第5次美国征集活动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